洋芋片要鹽味的

小狐,灣家
通常入了一個坑得好一陣子才能出來

雜食派。

我們之間-04.

*搭配第三章一起看完效果更佳

*黃始木x韓汝珍


纵使其他人跟他说有想吃的尽管去买,黄始木面对市场琳琅满目的食品还是无从下手。“检察官你想吃咸的吗,还是甜的?”走在斜前方的韩汝珍侧过头,他耸耸肩,韩汝珍停了下来,与他并肩,微指不远处的店家,“炸鸡?煎饼?”

“煎饼好了。”他看着炸鸡店的队伍,觉得炸鸡晚点来买也没关系,知会了走在前头的其余四人,约在卖小菜的摊位碰面,他们移动到煎饼摊。


“检察官,你想吃章鱼海鲜煎饼还是荞麦煎饼?”明明菜单上还有其他的,韩汝珍唯询问他这两种口味。


到底是谁想吃?黄始木觉得好笑,韩汝珍噘着嘴,目光逡巡在她询问他的两种煎饼之间,他直觉认为没半...

我們之間-03.

*黃始木x韓汝珍

*首先還是得感謝 @苏格兰小鱼 多虧她做的視頻我才知道這首曲子(笑)

真的很適合用夢境欸不是我在講()

*我一直覺得斷在這超怪的但我還是斷了(欸)

*正經路線(自己講)繁體走這

忘記了....

BGM: We've never met but, can we have a coffee or something?


  黄始木窝在沙发上看书,听见对方在洗碗的同时顺道唤了声“检察官”,他分了点注意力到对方的话语上。

  “去海边?”

  他微微阖起某个人放在书架边缘的小说,深怕自己听错于是重复一遍某人方才的话。


  ...

我知道我的文筆稱不上好,甚至還很可能只是停留在『想說什麼就打什麼』的階段而已,沒有華麗辭藻,成語,修辭,大家卻還是願意看那一篇又一篇的創作XDD甚至給了『傳神』『很有畫面感』的評價。

這一切得歸功給演出黃始木和韓汝珍的曹承佑和裴斗娜,讓大家在看過原劇的基礎上能透過很白話的字句去想像他們的樣子。

謝謝你們閱讀我的創作,我會繼續寫下去的。

(這搞得像在打後記一樣,只是有感而發。)


我們之間-02

  嗨,好久不见。

*黃始木x韓汝珍


  说实话,她没想到他会答应。如果拒绝她,她就是把第三道菜给煮了,检察官负责吃和善后而已。


  黄始木好笑地把菠菜丢进加有盐巴的滚水中川烫,令人发笑,韩汝珍将手机交给他,让他再看一遍食谱内容。见对方表情变得严肃,她倒是很想知道黄始木究竟是否能让波菜蛋卷成功,毕竟他们,包括张健、金正本、金浩燮、崔英——在做饭这方面根本是一个比一个惨烈——黄始木检察官应该是垫底的那个。


  菠菜调味好,黄始木倒油热锅,将金黄的蛋汁倒入锅中,滋滋作响,他抬腕盯着表面,过了一分钟,也有可能是两分钟,他尝试翻动蛋,发现能够翻起来后把菠菜放到蛋中间,用...

我們之間-01.

*黃始木x韓汝珍

*OOC有?


结束总理案的调查,之后的任职命令是调回西部地检,一时之间黄始木成了无所事事的人,他不再属于南海检察厅,也还没隶属于西部地检。

黄始木有些无所适从,他的人生中很少、很少,甚至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。下午他传给韩汝珍结束工作的简讯,对方毫无回覆,或许又有案子发生,又或是在开会,总之,韩汝珍也没有阅读讯息。

将车停在了月租制的停车场,黄始木笔直地朝屋塔房走去。邻居对于他的存在早已习惯,打招呼问好,甚至有时候会叫他把一些东西转交给韩汝珍。

同样地,他也习惯了。

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习惯这一切,他想不起来确切的日期,只知道自己住进韩汝珍家以后许多...

1/6